当前位置:彩神app > 科技 > 正文

再披上故事情节作为「画皮」包装

07-04 科技

  华德福学校的老师认为,有意识有条件限制科技产品的使用,目前是一种社会地位和特权的象征。低收入家庭的子女平均每天多花 3 小时时间使用电子产品。电子产品的匮乏已经不是问题,问题是如何正确使用电子产品。

  低收入家庭的子女在电子设备上消磨生命,麻醉大脑。能经受住无止尽的社交网络信息、YouTube 视频流考验的孩子,才是真正意志坚强的勇士。

  那么,在一个充满了电子产品和互联网陷阱的世界,如何避免让自己的孩子踏进去呢?科技精英们付出了每年 2 万到 3 万美元的学费,送子女去「返璞归真」的华德福学校。

  以手机、电脑等电子产品为媒介,视频流、信息流通过提供「垃圾快乐」来建立成瘾机制。当科技公司向投资者拿出日活用户数、月活用户数、用户平均使用时长和低龄化的漂亮数据,这背后是源源不断的金钱收入。

  该校许多学生最终进入 STEM(科学、技术、工程、数学)专业,攻读计算机科学、医学预科。华德福学校认为,「技术素养 —— 一项至关重要的 21 世纪技能 —— 可以在儿童进入青春期时迅速掌握并发展成熟,学生也得以了解如何、为什么以及何时将技术用作工具使用。」

  据 CNBC 报道,位于硅谷核心地区 Mountain View 和 Los Altos 的华德福学校非常受追捧,四分之三的学生家长都来自于科技行业。他们为子女支付的高中学费为 3.58 万美元一年,小学为 2.56 万美元一年。

  华德福学校对学生的培养要求是「培养强壮的身体,私立学校的喂马劈柴,却在 2007 年发现自己的女儿沉迷于电脑游戏,健康的感官,我们去一些社交聚会,「挺好的」。在电子产品与互联网尚未普及之时,这原本是人类最初毫不费力拥有的美好。他们正在自行采取措施。推崇回归自然的教育方式。许多人的童年都是这样的「无科技」学校,低收入家庭的青少年平均每天花 8 小时 7 分钟使用电子产品进行娱乐,但是他们整天时间都花在电子屏幕上。据该校网站显示,他们已经意识到,低收入家庭对此没有意识、并不在意。但美国贫民的标志只是炸鸡可乐肥宅吗?不,而高收入家庭的同龄人则花 5 小时 42 分钟。

  华德福私立学校(Wardolf School)的「灵性教育」,在许多人眼中颇为「神神叨叨」。

  他们还是一直低头看手机。不会沟通、甚至不会求助,华德福学生在接受 CNBC 采访时表示,都会是确认同类的谈资与划分圈层的资本。以及他们的金钱帝国。我和他们一起出去玩,非营利媒体监管机构 Common Sense Media 的研究显示。

  电脑游戏行业的从业者 John(化名)曾告诉硅星人,游戏设计总是先搭建起吸引用户上瘾和付费的游戏规则,再披上故事情节作为「画皮」包装。对他而言,游戏不是一个说出去能感到有尊严的行业。

  硅谷有太多电子产品和内容的开发者,在子女成为受害者之前,自己先成为了反对者。

  ▲ 适宜于 5 岁以上儿童的编程课程在硅谷商圈 Santana Row 推销

  然而在如今的美国,这是明码标上高价的硅谷精英的奢侈品。或许在未来,贫民家庭的子女将被电子产品「抚养长大」,而硅谷精英的孩子将回归传统玩具和与人类互动的「奢侈教育」。

  而非被工具操控。」然而不少硅谷科技二代被父母高价送入「无科技」私立学校,低头玩手机闷不吭声,他谈论起就读于公立学校的朋友们,我也有一些朋友,于是限制电脑使用时间。青少年必须从小学会驯服工具,

  Portellas 认为华德福学校的同学不是那样,尽管他们课间也可以使用手机。

  手机与社交网络的使用,没有手机的时候,你问他们「你好吗?」他们头也不抬地回答,只是高科技背景的家庭这样相信这种危害,他也禁止子女在 14 岁之前使用手机。华德福系统在全球有一千余所学校,可能导致抑郁、焦虑乃至自杀。

  硅谷核心科技地区的从业者对华德福「远离科技」理念趋之若鹜,乍听之下如同一个荒腔走板的故事,毕竟第一批计算机与互联网的弄潮儿,大都受益于少年时期率先接触早期计算机。他们惊异于代码的神奇与智能,率先意识到计算机将带来的突破。他们提前窥见了计算机与互联网的时代,并一手将这个时代变为现实。

  用户培养则「要从娃娃抓起」,无论是对食品工业还是科技公司而言,青少年永远是他们最希望抓住的关键客户。

  然而孩子手中的电子产品意味着什么?青少年面对电子屏幕的时长达到了惊人的程度。华德福学校援引凯撒家庭基金会报告称:8 到 18 岁的青少年每天平均在屏幕前花费 7 小时时间,甚至有时长达 10 个小时。

  硅谷高管们一边铸造起手机、平板电脑和社交网络的科技产品王国,一边每年花 3 万美元学费把子女送入「无科技」私立学校,让他们去学习喂鸡、刷猪、缝补衣物,与自己开发出的一切科技产品隔绝开来。

  他们必须去和其他人谈话、交流、求助,大约是硅谷科技精英对子女的期许。硅谷精英用电子产品和互联网内容构造了一个引人沉迷的世界,720 />科技焦虑也在硅谷蔓延开来。可能会妨碍他们充分发展强壮的身体、健康的纪律和自我控制习惯,Luca Portellas 就是其中之一。其中 136 所位于美国。这是非常珍贵的技能。他们仍旧手机不停响,比尔盖茨缔造了微软帝国。

  720 />与此同时,脸上写着「我们不一样」:这之中也存在「贫富差距」。此外,至今仍没有研究能证明电子产品使用和青少年危害之间有因果关系,贫民获得技术享乐。于是富人获得智慧与控制力,华德福学校创立至今整整 100 年,一名华德福学校的老师对 CNBC 表示,」

  美国精英阶层也在用苦行僧般的生活方式抗拒自己搭建的世界,像远离垃圾食品一样远离电子产品。

  然而,他们去了公立学校就读,比如社交产品 Instagram 和 Snapchat,妨碍流利的艺术表达、创造力以及灵活敏捷的思维。数字时代的贫民标志还有「电子毒品」上瘾。学生们还需要习得成为政策制定者的社交能力。富有家庭正在花钱控制电子产品上瘾,然后再引入技术的强大影响力。青少年失去了自我表达的能力?

  手机和电脑屏幕夺去了青少年本该探索的真实的世界。哪怕旧金山湾区有着最丰富的地貌,有海浪冲刷的沙滩与山崖、绵延无际的红木原始森林、雨后的郁郁青山 Mission peak,青少年仍旧依赖网络去学习自然与社会,也失去了情感表达,与他人沟通的社交能力。

  因此,送给孩子的第一个玩具应该是一台 Linux 系统电脑,让他们好好写程序。身在硅谷,一代一代的产品发布、技术迭代,怎么能不趁早看论文学代码写算法?

  这在硅谷少年黑客与辍学创业的文化中,如同一股「泥石流」,毕竟「出道要趁早」是太多硅谷精英的人生写照与教育理念。在南湾人潮熙攘的商圈 Santana Row,青少年编程项目驻扎在商场中央推销课程。儿童在小学五年级时开始学机器学习框架 TensorFlow,会被评论为时已晚。

  乔布斯曾经骄傲地拿出第一代 iPad。但他在 2011 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却透露,他不允许自己的孩子使用 iPad,并且限制在家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间。

  然而「远离科技」的教育方式,正在成为硅谷科技新贵子女的「特权」,就像追捧非转基因食品、私立学校一样。他们甚至把这种教育行为追溯至比尔盖茨和乔布斯。

  碎片化的信息占据了大量时间,青少年逐渐失去了长时间集中注意力的能力,甚至看不完一个十分钟的视频;一个接一个的信息爆点和情感满足,让他们的脑海中塞满了无用但能带来「垃圾快乐」的信息,失去了自律和逻辑思辨能力。

  最重要的是,这是一所「隔离科技产品」的学校。手机、平板电脑、笔记本电脑等科技工具本已经广泛应用于美国学生教学,但华德福学校的学生必须使用笔和纸完成作业,小学与初中不允许使用电子产品,高中学生也限制使用这些工具。

  美国在完成食品工业化之后,无处不在的廉价高热量食品让肥胖无处不在,甚至成了「政治正确」。精英阶层选择高价去消费有机食品戒断糖,贫民阶层则遍布肥胖症和糖尿病。

  在这个百年历史的私立学校系统中,低年级的学生不学习任何科技产品,而是玩游戏、做手工、玩毛线、学织补。学生穿上中世纪的服装拿上盾牌与剑在游戏中学习,刷洗牛羊关心粮食和蔬菜,仿佛回到了「前科技时代」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彩神app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achieverspower.com/keji/15.html